最前线|贾跃亭再战恒大,一场事先张扬的“假胜利”背后都是算计?

浏览量:131 次

贾跃亭与许家印围绕法拉第未来(FF)的控制权角力又有了进展。

10月7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贾跃亭半年耗尽恒大此前投资的8亿美元,随后又向恒大提出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的要求,未达目的后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的融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合作协议。

今日晚间,据新浪财经报道,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已驳回了贾跃亭的相关仲裁请求。随后FF传播总监回应36氪,称这是“假消息”。其微信官方推文则具体解释说,“FF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交的针对恒大健康的紧急救济申请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仲裁员裁决恒大不能再阻止FF从其他融资渠道获取资金。”

不过,事情的真相并不是FF所说的那么乐观。

恒大健康的公告称,时颖收到紧急仲裁的结果,仲裁员驳回Smart King彻底剥夺时颖融资同意权的申请,并在此之前驳回Smart King突然提出的接触Season Smart资产抵押权的新申请。

对方也解释,所谓的紧急仲裁,是正式仲裁前的一项临时济助措施,目的是为了保持公司现状。接近FF内部人士表示,鉴于FF在目前的资金状况下濒临破产,为了保护恒大等所有股东的共同利益,仲裁允许FF进行有严格条件的融资,其中新股融资的估值不得低于恒大投后估值,恒大享有新股的优先购买权;在最终仲裁前对外融资额不得超过5亿美元。

36氪从知情人士处获得的最新消息显示,香港国际仲裁庭已判要求恒大赔付FF 600万港元的诉讼费。据财联社报道,FF内部人士透露,公司将继续申请仲裁要求剥夺恒大融资同意权、解除所有合作协议,而这一仲裁结果需要6—18个月才能出结果。

从目前的消息来看,恒大对FF依旧有很大的话语权,而贾跃亭想摆脱恒大的愿望可能要落空。

然而,与恒大的持续拉锯,也让FF的处境更为艰难。几天前,FF通过全员邮件表示,因“恒大违约”致公司财务困难,被迫将对全员降薪20%。其中,贾跃亭将只领取一美金年薪,并已与新融资展开洽谈。这样的处境,可能加剧FF的量产难度。澎湃新闻曾报道,如果贾跃亭无法在2019年第一季度交付FF第一批车辆,将出现违约情况。届时贾跃亭将失去对Smart King的控制权。

时间回溯到一年多前,本来贾跃亭与许家印之间并无牵连。当时,因乐视资金链断裂,贾跃亭出走国外,手里最值钱的资产就只剩FF。偏偏在FF资金紧张之时,许家印伸出了援手。

今年6月25日,FF宣布获得20亿美元首轮融资,贾跃亭任CEO,持有FF33%股权。为了保持对FF的控制权,FF这次融资采用了AB股模式,贾跃亭作为创始人和CEO享有“ 1股10票”的权力。投资方恒大,则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据FF方面介绍,去年11月30日,FF就已与时颖及其它各相关方达成合并与增资协议。依据该协议,时颖将向FF分期投资20亿美元。该交易于去年12月1日完成第一次交割,之后时颖先后向FF注入共8亿美元用于FF的中美业务运营,且在通过投资委员会的审核后,双方完成了前述交易的全部股权交割。

此后双方进入“蜜月期”。7月中旬,许家印等一行人到美国洛杉矶法拉第未来总部视察。他曾表示:“投资FF绝对是正确的决定,恒大将会在资金、生产基地建设、产品销售等方面给予FF全方位的支持。”未来,不排除广州南沙承接FF 91的生产任务。

不过,一个月后矛盾导火索触发。8月14日,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集团在广州恒大中心正式揭牌。恒大法拉第未来作为FF在中国的运营总部,将全面负责其在中国的技术研发及所有生产经营管理。彼时,外界也解读,恒大已经开始与贾跃亭争夺控制权。

两个月后,双发的矛盾彻底激化。10月7日恒大发公告指责FF“撕毁合约”,次日FF发表了官方声明“喊冤”,宣称提起仲裁是因为“投资方恒大单方面对于与FF母公司早前所签订的投资合约条款出现多条违约”。公告中表示,在支付了首笔8亿美元之后,今年7月,恒大主动提出签署原投资协议的补充修订协议(三方协议),并同意在原合约约定日期之前,进一步向FF提供资金保障,包括在2018年内支付剩余12亿美元中的5亿。

36氪从FF内部人士获悉,恒大方面之所以主动要求签订补充修订协议,是为了“获得恒大法拉第中国的绝大部分控制权。”

贾跃亭和许家印之间战局的走向究竟如何,现在看上去依然不清楚。

相关文章:

焦点分析 | 贾跃亭与恒大决裂,许家印要开始反击了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最前线|贾跃亭再战恒大,一场事先张扬的“假胜利”背后都是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