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痞子“妈妈养104个孤儿为孤儿户口堵市长车

浏览量:143 次

爱心村像一座孤岛。

“你一个人敢去四霞子的地盘?”

出租车司机知道目的地,多收了5块钱。他说,去那里很冒险。

四霞子就是知名全国的河北武安市爱心妈妈李利娟,因为在家里是第四个女孩,当地人给她取了个江湖名号。21年来,她陆续收养了104名遗孤,创建了福利院。在武安之外,人们赞誉她大爱无边,在武安,很大一部分人称她为“痞子”。

痞子,指流里流气的人、恶棍、流氓、无赖。

因为“痞子”的名声在外,很多人视她的福利院为“禁区”,并流传很多故事,这些故事在当地淹没了她的好名声。

“禁区”

大货车呼啸而过,带起的风把路旁的塑料袋卷起,翻滚着飘向天空,掠过武安市西三环公路东侧一座废弃的矿井架,架子顶上绑着一面国旗,国旗下面是一个50亩的院子。

院里的房子都是铝质板材搭建的,有五十多间。四周用一米多高的铁丝网围着,里面藏獒的叫声可以轻易刺穿用铁架子焊接的院门。

这就是出租车司机口中的“禁区”,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

“禁区”更像一个孤岛,离武安县城8公里,距最近的村落上泉村也有3公里,周边一片荒野,沟壑纵横,树木好像都营养不良,长得低矮,但荒草却很高,风一吹,能掀起波浪。

这片荒野是被遗弃的矿区,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武安靠铁矿发家,这里曾灯火通明,开矿炼钢,近几年一些小铁矿被关停,门庭冷落,人们开始记起它原来的名字,寡妇坟——之前,人们把离世的单身女人葬在这里。

听到爱心村三个字,一名村民撇嘴,“你去打听打听,这边的人没有说她好的。”

“爱心村里的孩子都是李利娟亲戚家的,根本没有孤儿。”有村民说,她利用这些孩子,抢占了一名村民的铁矿,占了部分村民的土地。

一位村民说,“占了我们的地,我们去种,李利娟认识黑社会,就找人打我们。”

网络上也有指控李利娟的帖子:她挂着爱心妈妈的招牌,威逼有关部门,拿到了开矿许可证,阻碍交通局修路,获得巨额赔偿……

村民们说,在武安没人敢惹她,因为“她是有名的爱心妈妈,一动她就会被骂,官员也不敢承担风险。”

就连武安市国土资源局一名官员对此都讳莫如深:“李利娟争议太大,没人敢给你讲太多,你也小心些,她毕竟有那么多孤儿。”

不管人们如何评价李利娟和她的“地盘”,这个“禁区”存在了近20年,并且越来越大。去年一年,这里就增加了29个孩子。

李利娟告诉媒体,“现在这里有90个孩子。”

门打开

2月20日上午,“禁区”的铁门打开了,涌进一帮记者和爱心人士。

李利娟就站在门口,穿一件黑色棉质上衣,系一条红色围巾,风把她的头发吹得有些乱。

几天前,因为人民日报的一条微博,这位河北的爱心妈妈又一次上了热搜。

记者和爱心人士随她进入会客厅,也是简易板材搭建的,因为窗户很多,显得明亮。六个双人沙发从头摆到尾,还是不够坐,有人站着,听李利娟讲述她的往事。

1996年,吸毒的丈夫把家里的300多万元败了个精光,李利娟与他离婚。离婚后,为了筹毒资,前夫竟把儿子卖了,她追赶到车站,看见儿子正跟一名陌生男人在一起。男人说孩子是他花7000块钱买的。李利娟花了8000,把儿子赎了回来。

每次面对媒体,李利娟都会讲这段经历。

后面排队的记者听厌了,转身出门,小声嘀咕,“她是个讲故事的能手”。

还有李利娟的丈夫许琪,黑着脸站在门口,一只手插进裤兜,另一只手腕上戴着一块金灿灿的手表,手指上套着一只粗大的戒指。“一看就像混社会的。”有记者说。

关于许琪的传言也很多,有人称他许老大,他被认为是李利娟的“打手”。

一位爱心人士看到了停在院子里的一辆路虎、一辆奔驰,“奔驰是S开头的,得值一百多万。”

李利娟还在滔滔不绝地讲,有人忍不住插嘴:“网上说你是骗子,你怎么看?”

她愣了一下,“我的门始终对媒体打开,你们随时可以过来看。”

她让老三李艳打开每一扇门,让记者参观。

李艳是李利娟收养的第三个孩子,今年26岁,现在已经出嫁,“这几天来的人多,看妈妈忙不过来,就过来帮忙。”

每个房间的摆设几乎相同,只有床。床上的被单有些发旧,但洗得干净,摆得整齐。

这里分为婴儿区和儿童区。儿童区的孩子都上学去了,房间都空着;婴儿区,孩子都在。有35位阿姨,都是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她们是李利娟从附近村子雇来的护工。

在爱心村,有两样东西不缺,鸡蛋和牛奶,“城里孩子都有,我的孩子也要有。”李利娟说,村里养了猪、羊、鸡,猪和羊都可以卖,鸡不能卖,“鸡下的蛋留给孩子,每天早上保证每人一个。”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痞子“妈妈养104个孤儿为孤儿户口堵市长车